简体中文 』 『 繁体中文 』 『 ENGLISH
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博动态 > 考古发现 > 正文  
 
“东方庞贝”有望重见天日 考古人员正在紧张发掘
2014/12/23 阅读次数:[3049]

      本网讯【2014/12/22】据中国新闻网报道,经考古发现,该遗址位于盱眙县西北部淮河北岸的狭长滩地上,面积约2.4平方公里,其中约有六分之一面积在淮河二河河道里,其余在陆地下,最高处距地表1米多,最低处有6米多,被层层泥沙盖住。经过四年的考古发掘,已确定了古城遗址范围,上万件珍贵的文物已经出土。

      330多年前,繁盛千年的泗州城(位于江苏省盱眙县淮河镇城根村)在一场持续了70多天的暴雨中被彻底淹没,从此永远在地图上消失了。近日,记者从盱眙县文广新局获悉,这座沉睡了数百年的“东方庞贝”,经过将近四年的考古挖掘,已经部分重见天日。

      目前,考古人员已完成了2万多平方米的考古勘探,一批珍贵文物浮出水面。但是这与规模恢弘的遗址整体相比,考古面积仅完成不到百分之一。

      独家深读

      四年只挖百分之一

      经考古发现,该遗址位于盱眙县西北部淮河北岸的狭长滩地上,面积约2.4平方公里,其中约有六分之一面积在淮河二河河道里,其余在陆地下,最高处距地表1米多,最低处有6米多,被层层泥沙盖住。经过四年的考古发掘,已确定了古城遗址范围,上万件珍贵的文物已经出土。

      据记载,泗州城始建于北周,隋朝时毁于战乱,唐代重新兴建,曾经是淮河下游的一座重要都市,有“水陆都会”之称。清康熙十九年(公元1680年),繁盛了千余年的泗州城,在一场持续了70多天的暴雨中被彻底淹没,永远从地图上消失了。在330多年后的今天,经过南京博物院考古所的考古发掘,这座“东方庞贝”终于再次展现在世人面前。

      古泗州城轮廓像只乌龟,已经现出内城墙、外城墙及城门,学者初步确定了泗州城遗址的结构和布局。其中,已探明内城墙墙体长度约338米,外城墙长度约132米,城门采取的是在城墙外修筑月城的方法,月城东西最大径118米,南北进深56.6米。月牙形的月城如半个环形扣在城门外。从规模上已能够初窥这座古城当年的繁华景象。

      据盱眙县文广新局副局长、泗州城文保所主任胡仁生告诉记者,为配合南水北调工程的顺利进行,2010年12月,南京博物院联合淮安博物馆、盱眙博物馆全面启动了对泗州城遗址的勘探发掘。其实,早在1993年江苏省内外专家、学者就利用高精度磁测法、探地雷达法、电法以及人工钻探法等科学方法,对水下泗州城进行过勘测,并对照史料于2005年完成了《古泗州城遗址考古钻探报告》。“加上这次,已经做了3次调查。”胡仁生说,在这之前都只停留在调查层面,没有“打开”来看看,这次才是真正揭开这座水下古城的“面纱”。

      据胡仁生透露,此次公开发掘面积其实只占整个泗州城的1%,出土文物数不胜数,“至少也有上万件了,但目前具体的文物情况我们还不能对外透露,所有文物都在保护修护过程中,并配合专家进行研究,未来对于文物情况的公布,我们会做统一安排。”

      灵瑞宝塔遗址再现 施粥大锅直径3米

      《泗州志》记载了康熙十九年那场大水淹没古城时的景象:人们坐在船里可以摸到城墙上的堞口,老百姓抱着浮木逃到河对面盱眙的山上。城中唯一露出水面的,就是普照王寺灵瑞塔的塔尖。今天,这座寺庙的部分遗址居然重新出现在了人们眼前:在地下约5米深处,有一个“凸”字形的台基,方形部分就是灵瑞塔塔基,边长达38米。南京博物院考古所所长、本次考古领队林留根告诉记者:“台基年代至少是元代,可能会更早。塔基四周是条石,中间为夯土,3米高的台基居然夯筑了30层,可见施工之精细。”

      胡仁生告诉记者,这座碑的碑身早在清雍正年间就移到了盱眙县文庙,碑文由元代书法家赵孟頫撰写,记述了元祐二年(1315年)泗州奉诏重建毁于宋金战火的灵瑞塔的过程。1317年,这座150尺高的宝塔建成。

      考古人员在遗迹院外发现了一口直径达3米深3米的大铁镬,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呢?有专家认为,从明万历六年(1578年)至康熙十九年(1680年)的102年里,泗州城遭水灾淹城事件达29次,每次大水淹城都会发生街巷行舟、房舍倾颓、百姓逃亡的惨景,当时城内在多处设立赈济点,这口大锅可能是用来施粥的。

      “另一处重要的考古坐标是位于泗州城西南的香华门。”胡仁生说,在古代地图中,泗州城被画成一个椭圆形,就像一个乌龟壳,这种“龟相城”比较罕见。“以前人们戏称这是取龟能浮水之意,对饱受洪灾的泗州城是一种吉祥的寓意,但其实城墙走向要复杂得多,有点像一个歪歪扭扭的粗短炮弹,仅香华门附近发掘的158米,就呈现出一个明显的S形,很可能是依地势而建,并且利用城墙的曲线缓解水流的冲击。”

      据介绍,泗州城被淹后迅速被黄河夺淮带来的泥沙淤垫,当年的街道要比现在的地面低8米—10米。

      发现3个大石香炉 普照王寺或重现

      此外,在挖掘现场,考古人员还发现了3个石香炉,炉壁文字表明,香炉是明代正德年间佛教信徒的捐赠物。从建筑风格和出土文物来看,考古人员初步断定香炉出土的地方是一座寺庙,其所处区域与史料记载都与当年的名刹普照王寺(又称大圣寺)极为相近。

      据文献记载,历史上共出现过三个泗州城,分别为隋朝及以前的泗州、唐朝一直延续至北宋的泗州、南宋及以后的泗州。也就是说,历史上的泗州城出现过至少三次变迁,每一次变迁都与当时的经济发展密不可分。随着唐朝经济的空前繁荣,各地的佛教庙宇也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,当时的泗州城也成了最著名的佛教圣地,全国五大名刹之一的普照王寺就建在泗州城内。那么,这次发掘的寺庙究竟是不是名刹普照王寺?对此,南京博物院考古所所长林留根告诉记者:“现在不排除这个可能。”

      “不管如何,泗州城的再现都具有极高的历史研究价值。”胡仁生告诉记者,泗州城一直为泗州的政治中心,对研究这一时期的政治很有价值,尤其是作为宋金对峙时期,南宋向金交纳岁币的地点,对研究南宋岁币政策这一特殊现象尤其重要;此外,泗州城所依傍的汴河。每年经此河运送物资的船只达六七千艘,宋朝人更认为“汴河乃建国之本”。正是因为泗州城扼汴河南口,与首都物资供应有着密切关系。

      南宋与金隔淮而治时,盱眙、泗州分别作为双方榷场,也一度成为双方使节来往的门户,这些对研究唐宋时期的运河经济、宋金榷场贸易有着至关重要的价值;唐代,由该城发源的佛教崇拜对象“泗州大圣”,对研究中国佛教文化有着重要作用,所遗留的规模巨大的灵瑞塔基础保存完整。

      要建设遗址公园 水上水下景观共存

      “古泗州城以后将作为遗址公园供大家参观。”胡仁生告诉记者,“但我们未来还会继续对古城进行挖掘,很有可能边开发边挖掘。泗州城遗址建成大遗址公园后,发掘出的遗存点,一部分将保留在水下,做水下景观。与明祖陵、第一山形成一个完整的文化旅游体系,必将吸引更多的游客参观旅游。”在胡仁生看来,古泗州城的未来,无疑是一个杰出的世界遗产和遗址精品,旅游开发的价值和潜力不可估量。

      胡仁生向记者解释,“古泗州城具备与意大利庞贝古城几乎相同的资源基础、吸引力和市场条件,某些方面还拥有了庞贝古城所不具备的独特优势。”

      与庞贝古城类似,古泗州城也是曾经繁盛的历史城市,城市格局和主要代表性建筑物表现了当时历史文化的缩影。“但古泗州城因淮河和汴河穿城而过,较之庞贝古城更增添了水土、水岸、水底的特色遗存资源,有着更丰富的文物和历史积淀,从这一点上说,古泗州城比庞贝古城更具特色和吸引力。”胡仁生说。

      更难得的是,泗州城被淹没后,很少受到外界干扰,基本完整地保留了原有的历史风貌。而且,古泗州城紧邻盱眙县城,周边自然山水形态独具特色。保护开发好泗州城遗址,对推动地方旅游业发展,将有巨大作用。
 
Copyright 2010 Sea-salt Museum of Chines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 中国海盐博物馆
本站最佳分辨率:1024×768 苏ICP备15062004号-1